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小说

恒峰娱乐手机版

长篇小说

人们为什么会对007这么着迷

时间:2018-12-16 22:30:29  来源:本站  作者:

 

  历史上的先锋艺术,也与它们所生产的社会历史语境有关,它们只是在用某些激进的方式表达某种反抗。虽然我不研究暴力美学,无法对这个领域做出什么结论。不过我认为,行为艺术对普通人造成的影响,不是近期能够看见的,它需要一个时间的积淀,这是所有艺术的特点。不过不用担心的是,它们能够影响到的只是小部分人,因为毕竟去公共展馆的人只是很小一部分,在澳大利亚也是同样的情况,踏进公共博物馆的人数只有30%,这与文化的教化有相当关系。

  这次论坛期间,正值他的两本专著中译本发行,一本是《文学之外》,一本是《文化、治理与社会——托尼·本尼特自选集》。

  与其他的美学家和文艺理论家不同的是,托尼·本尼特首先是位社会学家,所以他习惯采用社会学、人类学、社会统计学等实证性的方法研究美学问题,是“实践型知识分子”的代表。

  他是这样对记者解释的:许多美学研究者继续了传统的欧洲大陆哲学美学的研究方式,我是英国人,所以我更多地采用了英国一贯的学术传统,坚持经验主义的立场。所谓“经验主义的立场”,意味着本尼特非常注重探索文化、审美与艺术跟政治性的治理以及大众日常实践的复杂关联。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理论联系实际。

  对于我国的美学研究者来说,研究范围在文学艺术和美学等与现实生活区分开来的领域打转是非常正常和适合的,至于博物馆么,自有博物馆学的专家去研究。但是本尼特在这篇文章中充分显示了知识分子在日常实践活动中,是可以非常有效地发挥作用的。

  本尼特不仅是一位美学研究者,他还是一位深度介入政府管理的文化官员,他以他的专业学识,为当地文化政策提供咨询,甚至参于政策的制定。他在自选集中,专门辟出一个章节,探讨“把政策引入文化研究的问题”,这是从英国文化研究的历史沿革出发,加之他自己实践所得所作出的理论性的结论。

  记者:您在书中提到了艺术自律的问题,那么从艺术自律教义的角度,您怎么看待当下一些令人费解的行为艺术?西方行为艺术中越来越多地出现对于尸体和肉体的迷恋,而中国的行为艺术起步比较晚,在学习和形成的过程中有一种非常着急、急于求成的心态,所以近几年也出现了暴力、血腥,甚至是打破人们日常思维的行为艺术,而恰恰是这样一些艺术,被一些人称为前卫、先锋艺术。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托尼·本尼特:艺术自律从来不是艺术自己能够实现的,它必须要通过制度化才能达到这种目标,所以不能通过艺术自律来实现艺术的自我净化。实际上,在艺术发展史上,艺术从来没有自律过,它实际上始终与社会的、历史的、政治的场域有所牵连。

  历史上的先锋艺术,也与它们所生产的社会历史语境有关,它们只是在用某些激进的方式表达某种反抗。虽然我不研究暴力美学,无法对这个领域做出什么结论。不过我认为,行为艺术对普通人造成的影响,不是近期能够看见的,它需要一个时间的积淀,这是所有艺术的特点。不过不用担心的是,它们能够影响到的只是小部分人,因为毕竟去公共展馆的人只是很小一部分,在澳大利亚也是同样的情况,踏进公共博物馆的人数只有30%,这与文化的教化有相当关系。

  记者:美学研究中,有关于文学与历史之间关系的专述,不管是文学占据主体,还是文学作为历史的辅助手段,都说明了二者之间的亲密关系。您也提出:“通俗小说体现了资本主义经济关系所生成的具体社会经验形态。”而目前,西方文学中像《哈利·波特》、《魔戒》之类的讲述史前魔法世界的通俗小说影响很大,东方文学里,则对悬疑、情感更为感兴趣;中国则因为网络文学的兴盛,通俗小说展现的表现形式更多,比如仙侠鬼怪、惊悚悬疑等等。它们体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学现象?能以文学与历史的关系解答吗?

  托尼·本尼特:其实你引用的那句我的观点已经解答了这个问题。通俗小说仍然是脱离不了历史的影响的。

  欧洲通俗小说的兴起正是工业革命开始发展的时候(中国近代通俗小说的兴起可上溯自明季话本小说——记者注),目前通俗小说的发展,只不过是内容随着现实的变更而进行的演变而已。

  我曾经写过一本讲述007邦德与英国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关系的书(《邦德及其超越》,1987年),用了许多事例来证明007邦德形象是怎样被社会生产出来的。

  为什么人们会对詹姆斯·邦德这么着迷?简而言之就是,当007电影出现的时候,正是英国这个老大帝国的经济在走下坡路的时候,包括它的情报系统等等,这系列电影和小说的出现,刺激了人们对于帝国昔日荣光的重新渴望,表达了一种观念的传递,涉及到很多政治、文化语境,这个就是隐藏在通俗小说背后的理论背景。(感谢译者王杰、强东红两位先生的大力支持)

返回首页返回首页